电影《利益风暴》在线观看下载附学习笔记

最棒的一部Wall Street华尔街电影

MARGIN CALL

        在众多部拍摄华尔街金融的电影中,margin call应该是最经典之一。相比《华尔街》对单只股票(蓝星)的描述和《华尔街之狼》对投行销售的描述,margin call和the big short相对更专业角度出发(还有too big to fail也算半记录叙事模式)。

        “It’s just money; it’s made up. Pieces of paper with pictures on it so we don’t have to kill each other just to get something to eat. It’s not wrong. 

          And it’s certainly no different today than its ever been. 1637, 1797, 1819, 37, 57, 84, 1901, 07, 29, 1937, 1974, 1987 – Jesus, didn’t that fucker fuck me up good – 92, 97, 2000 and whatever we want to call this. It’s all just the same thing over and over; we can’t help ourselves. 

          And you and I can’t control it, or stop it, or even slow it, or even ever-so-slightly alter it. We just react. And we make a lot money if we get it right. And we get left by the side of the road if we get it wrong. 

         And there have always been and there always will be the same percentage of winners and losers, happy fuckers and sad suckers, fat cats and starving dogs in this world. 

         Yeah, there may be more of us today than there’s ever been. But the percentages-they stay exactly the same.”

        电影中有多段经典的台词,以上一段是电影末尾Jeremy Iron扮演的剧中公司ceo John Tuld讲出的。同时电影中有多段John和Sam的经典对话(Sam是资产销售交易的负责人)。

华尔街资本市场的结构框架

        资本市场:买方&卖方,又分为一二级市场,整个系统运行起来组成了今天世界的金融运行市场。(电影中描述的mbs等等主要体现在二级市场交易)

电影中最经典的台词:华尔街生存之道

There are three ways to make a living in this business: be first, be smarter, or cheat.

Now, I don’t cheat…

And although I like to think,

we’ve some pretty smart people in this building.

it sure is a hell of a lot easier

to just be first.   —— 《Margin Call》

同样,经典台词还有这一段:

        纽约清晨,寻找风险官Eric Dale之后回公司的路上,交易主管Will Emerson对初级风险分析师Seth Bregman的对话:

“If you really want to do this with your life you have to believe that you’re necessary. And you are. People want to live like this in their cars and their big fucking houses that they can’t even pay for? Then you’re necessary. The only reason they all get to continue living like kings is because we’ve got our fingers on the scales in their favor. I take my hand off and the whole world gets really fucking fair really fucking quickly and nobody actually wants that. They say they do but they don’t. They want what we have to give them, but they also want to play innocent and pretend they have no idea where it came from. That’s more hypocrisy than I’m willing to swallow. Fuck them. Fuck normal people.”

        电影最后一段交易战场:Kevin Spacey(片中的Sam)的经典演讲更是对市场暴跌前的感慨和对团队持续鼓舞的心态;与开场的一段Kevin Spacey(片中的Sam)比起公司动荡大裁员,让sam更担心的是他的狗生病,可见在公司34年工作的sam经历了多少次这样的场景(也是华尔街存活之道)。

        作为交易部负责人,电影开场的“鼓舞”与后边真诚的对话形成鲜明对比(要在当天交易完成抛售资产)。

        电影是用一家华尔街巨头公司为故事主线,反映华尔街08年整体的样子:

        一场裁员潮裁掉风险官,晚上风险分析师加班补上了风险测评模型的漏洞发现巨大问题,整个故事在一栋楼一个公司,一场紧急董事会议和开盘后交易为叙事主线完成。

         如果一定要指明一家公司雏形,更像是高盛的样子(高盛最早带头抛售资产)。

 

       美国导演J.C. Chandor,从小在纽约和伦敦的金融社区长大,父亲是美林证券的投资银行家。导演的父亲没能躲过次贷危机,在2008年离开了工作了35年的美林证券。2011年,Chandor仅用了4天就完成了81页的剧本,Margin Call。拍摄地点选在了纽约一家对冲基金的办公室。

         剧情:电影虚构了一家华尔街巨头在2008年次贷危机爆发之际,以不光彩的手段迅速减持持有资产以自救逃生的故事(不同于电影the big short一群“小人物”做空美国资本市场的记录叙事模式)。

        2008年,故事以裁员开篇,风险管理部门一位具有多年经验的工程师转行的风险主管Eric Dale被裁。在Eric离开办公室的那一刻,他将未完成的重要风险模型信息交给了助手风险分析师Peter Sullivan(电影中人员结构,风险部汇报给销售交易部有点诡异,风险测评应该是独立运行的部门,即使重点工作是support销售交易做统计数据和回测风险因子,至少应该是双线回报,当然剧情中eric怨恨首席风险官Sarah Robertson将自己赶尽杀绝,也体现了双线模式–主要原因应该是eric曾汇报过风险问题及交易漏洞的预警,只是他自己未完成最终的模型)。

        相比eric,他的助手初级分析师peter在当晚完成了模型,这里先介绍下peter的背景:本科宾夕法尼亚大学主攻推进力学,麻省理工工程学博士(来到华尔街当然是薪酬更好)主要的工作都是研究“数字”。

         风险分析师把MBS动态资产池进行了现金流回测,用过往现金流的统计数据,回测风险因子同资产池单个资产的现金流关系,然后把波动率水平延展10%-15%,把之前的风险因子的实际表现输入到了这个新模型,观察CDO的表现。发现现金流的实际损失出现的频率和程度超过Var和模型预测(Value at risk:通常每天日终都要由market risk 部门做压力测试,  包括对forward volatility进行建模,和可能出现的黑天鹅事件)(MBS内涵一个看跌期权空头头寸,电影中的公司做的主要生意应该是MBS类CDO,MBS资产对持有者而言等于卖出了对应份数的看跌期权)  ——(针对资产交易及风险测评模型的深度分析和评论,详见知乎张伦对资产的深度分析:(CDO的名义现金流)/(无风险利率+信用利率)=(CDO经过风险调整的现金流)/无风险利率)。

发现问题的peter迅速找回来了他的boss的boss:Will(因为boss Eric已经被辞退了),Will发现问题的严重性(will是销售交易出身,只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但不是很懂具体的model),马上叫来了他的老板Sam(也就是凯文史派西)。

电影中阐述1+1不再等于2了,模型矩阵的相关性出现问题

           一开始Sam还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回到公司后发现要over了,Sam是销售交易的负责人,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电影中后面阐述Sam一年前就告知公司交易有问题),但他不是风险模型的专家,所以很快找来了投资总负责人Jared Cohen(后续电影中介绍,Sam的boss:Jared年龄不大,但级别很高,电影中描述的这样的华尔街级别的场景叫有业绩决定一切:狠家伙。这里联想到Bloomberg的boss布隆伯格先生6年在所罗门升任合伙人的故事,后公司政治斗争离开后创建Bloomberg&后有做了纽约市长,现在应该准备竞选了)。

        风险官Sarah Robertson(提议开除Eric的人,但电影本质阐述地很清楚,任何问题都需要有一个负责人,或者说是替罪羊,后来Sarah也成为了替罪羊)问为何资产要留在账本上,Sam说因为卖不掉了,Jared Cohen找来了CEO John Tuld,准备紧急的董事会。

      这里面两位影帝的飙戏(Kevin Spacey&Jeremy Irons):重点在是不是要马上抛售掉所有的资产– no swaps(交易部门一般是buy&sell同时做的,如果同一天交易只卖不买,很快就会遇到问题,一直强调前一个半小时很关键,后面可能就卖不掉了)。

        Sam不同意这样操作,觉得是信用道德的沦丧,但是Jone清晰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在特定的价格时点卖给愿意以此价格接收的买家,是合理的交易。

(事后证明:

1 Sam从公司角度出发,这样操作,107年的这家公司就结束了,以后再无信用,把可能随时资产为0的资产迅速卖出去;

2 Jone掌控着更多的信息,意识到这是一波巨大的危机,事后成功交易后,证明把所有高风险转以后,公司生存下来可以用更低的价格收购08年金融危机的其他机构。)

        (电影末两个人的对话也再次反映出Jone对未来又看到了希望:在电影中Jone表达自己可以做到这个ceo的位置,不是因为其他,只是因为可以预测“音乐”何时播放和停下来,be first:在投资交易中,你的决策比别人提前,就是赢家–当然这样的交易是不符合道德的)。

this is it

经过激烈的争斗,sam达成妥协,开始了所有销售交易的“训话”,这段训话非常经典。

交易时间

my lost, you gain

        这里面最终体现08年巨大风险的在于:故事中公司要在开盘前一个半小时是重点的出货时间,而买家们竟然“不在乎”是从哪里来的资产,都基于所谓的3A资产信用评级及国家担保信用(在电影the big short中,对资产评级和交易的阐述更清晰)。

      (电影the big short也用另外一个小细节描述了08年所有人的盲目和乐观:贷款公司为了业绩随便给没有信用的人放款,用结构化模式,前五年不需要支付本金,只是利息,五年后的结构化产品中需要归还本金时,卖掉第一套房子,用增长的差价归还第二套高杠杆购买的房子,后来这些资产被全部打包进入投行证券化产品,再将BBB以下评级的资产重新拆分打包,将评级坐高,然后买方都是大量的金融集团机构的资产交易,将不良资产流向了全球)。

 

        结局:Jone对Sam是非常器重,结尾中体现Jone看到了抛售资产后存活下来可以收底的机会了。

        对于另两个助理分析师人物的命运:

鲜明的对比

        Seth Bregman比较会迎合讨好领导,故事的主线中,他一直是担心市场不好自己被辞退,而Peter Sullivan一直将心思放到业务和分析上,最终的结局Jone决定要留下peter,留下有用的人才,去收底后续的市场(两个人物的反差对比,清晰的反应真本事才是生存之道)。

 

        最后让我们一起看一下Jone的经典对白和对金融市场的理解,以及Sam最完美的回答:I need money(信用道德与生存)。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whytime为什么时间 遇见你

请记住本站名称“主妇帮”,以免走丢~~
致命女人第二季 » 电影《利益风暴》在线观看下载附学习笔记

发表评论

看致命女人学英语口语

在线观看 学习笔记
error: Content is protected !!